• <tt id="se6o6"><strong id="se6o6"></strong></tt>
    <xmp id="se6o6">
    <xmp id="se6o6"><tt id="se6o6"></tt>
  • <xmp id="se6o6">
  • 熱門搜索:  賴仲達  科普  88888  科技  尾猿會  磕幻

    《零點能》第二章開更了!

    時間:2016-08-24 15:13 轉載請尊重版權注明來源和作者

    第一章 謀殺
     
    五十五年后,中國。福建廈門,學習尾猿大廈。
     
    一把明晃晃的銀色扁刀,從桌上緩緩地拿起。屋內,在淡淡的、但能看清楚視線的燈光下,身穿西服的持刀者,用他那外國人特有的藍色眼珠,透過臉上面具的孔洞,注視著面前的年輕人。他臉上所戴的面具同樣也是銀色的,但其表面結構似乎比人臉復雜一些。
     
    此時,大廈所在的廈門集美已是夜晚,襯托著城市外繁華的燈光,面具上產生了復雜炫亮的反射光,似乎是為了給對面的人造成足夠的光線干涉,以不讓人看清其的真實面貌。而如果有人能摘下這面具細看,會發現這扁扁的面具上頭其實還安裝有一些挺全套的裝置,甚至還有一個標識“220V”小塊電壓器能在面具表面產生電流,以防止被人摘下?粗矍耙蚩謶侄纱笱劬、同時被反綁在凳子上的年輕人,他微微一笑,隨即手起刀落————年輕人在那一瞬間被嚇得立馬閉緊了雙眼。
     
    瞅見面前年輕人的恐懼,這不知姓名的老外,嘴角旁的微揚不由變為了笑出聲。雖然,因為隔著面具,只能從他的聲音,還有眼睛里察覺出幾絲開心般的笑容,不過,僅僅片刻后,他的目光又重新恢復到了之前的冷靜,接著,他十分沉著的盯著眼前的人看了一會兒,繼而才操著一口流利的中文,就像是長期居住在中國的外語翻譯官一般流暢地說到,“放松點,王老板,我還沒切下去呢。”
     
    但面前的人似乎沒有聽到他說的話,依舊一副緊閉雙眼、打著寒顫的緊張模樣。
     
    見到他這幅樣子,外國人又盯了他幾秒后,不由得又再次破顏而笑出了聲,這次應該是嘲笑,可這一前一后的挑逗和反饋,的確使得這位外國人心情愉悅了起來,他眼里的寒光這時如同車前燈關閉似的降了下去。此刻,外國人變得似乎是在準備看一出別開生面的好戲,接著,他又像男孩遇見了一位可愛的女孩時,那樣的搭訕的口氣,湊近他的臉調侃的說到,“王老板,您先別害怕,先放松一下,您會發現您其實還活著。”
     
    聽到這樣說,面前的那位被反綁著、被稱之為“王老板”的年輕人,不由嘗試稍稍睜開了自己的一只右眼,他這一秒的情形儼然像一個眼部吹進了沙塵的瞄準狙擊手。在感覺自己的身體的確沒有產生痛感之后,年輕人才把雙眼初醒般地緩緩睜了開來,這才注意到原來那把刀并不是切向自己,而是落在了桌上的一塊茶葉上,那是一塊上好的普洱茶磚。
     
    “王先生,這只是一把茶刀而已,我們一會還有正事要談呢。”這時,眼前的藍眼外國人又發話了,他眼睛雖不動聲色的盯著年輕人,但戴著手套的雙手此時卻在不斷忙活著,如果能拍下其中的一幀畫面,你會發現其活像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塑。這尊“雕塑”一邊凝視著年輕人一邊很精準的,用那把銀光閃閃的刀將桌上的茶磚切割了一大塊兒下來。
     
    “王老板名叫王鴻文是吧?不錯,年輕創業者有為啊,看貴學習尾猿軟件公司的規模,不愧為時代周刊評價的2023年中國第一大物聯網教育公司,”不知是不是口腹蜜劍還是另有意圖,說著話,這位外國人切好了茶磚,他將切下的茶塊放入桌上的洗茶槽清洗了一遍,最后投入到桌上的一個茶壺當中。
     
    “嘖嘖,”外國人又發出一聲贊嘆的口音,他這時拿起了桌上那泡普洱茶磚的茶盒,小心翼翼地將剩余的茶放入盒內,接著湊上鼻輕輕嗅了一下。此時他的行為似乎不像一個綁匪,而是另一個企業老板在與其談生意,“我們英國人,對你們中國的茶十分的喜歡,因而每個人多多少少都對茶文化有所了解。單從茶來看,貴尾猿公司的財力就確實不小,單這壺待客的普洱磚,就是一種黑茶,本身就已是茶之上品,而再從這黑茶的顏色和香味,以及普洱本身的包裝,和現有茶香還有這緊壓程度來看,這盒茶葉,至少是五十年的陳茶了。”
     
    “你是英國人?”這位被稱作王鴻文的年輕人看著眼前有些話癆般的綁匪,終于不再沉默,但也沒有理會這人對一壺茶的侃侃而談,而是開始冷靜的鎖緊眉頭,他使勁從喉嚨當中發出一種有力、自我感覺能夠震懾人的聲音,質問到,“你們是哪里的黑幫,或者說專業綁架的組織?我知道你在大廈外頭還有人。為何你一個英國人,中文卻說的那么好?”
     
    面前的外國人沒有回答他的問題,只是不動聲色的按下了泡茶的按鈕。而后,他抬起頭來,盯著王鴻文,似乎思索了片刻。
     
    王鴻文看著他那沒有反應的模樣,于是又繼續鼓起勇氣質疑到,“你綁架我這么久,現在該說正題了吧?你們究竟要多少錢?”
     
    綁匪抬起頭,再次遲疑般的看了他一會兒。
     
    “好吧!那,既然你想說正題,那我們就說正題吧。”
     
    在說這話的時候,茶壺的底層開始因機器加熱而震動了起來,發出錚錚的響聲。而外國人的眼神卻與之相反,似乎變得很平靜,然而在王鴻文事后的回憶當中,這種不正常的心理平靜,在當時越發的讓人驚恐,甚至,王鴻文想到了當時那些在國外宣傳某某,目光呆滯被洗腦的那種人。
     
    “那好說正題,你綁架我綁架了那么久,應該開始提要求了吧?”王鴻文也試圖讓自己的神色平靜下來,雖然,自己有一大堆根本無法平靜,而應當大聲呼救的充足理由,首當其沖就是自己或許性命不保,還裝個毛線的酷。然而,或許是不能因恐懼讓綁匪對自己做出什么更加不利之事,亦或其他心理分析學都難以解釋的心理因素,王鴻文努力平靜下來,沉著的眼神瞪著眼前的外國人,“你說說看,你要什么要求吧。”
     
    在那刻,王鴻文依然沒發現眼前的人有什么神色異樣,但是,外國人的手卻伸向了自己的上衣,從上面因鼓鼓囊囊而有點緊繃的西服口袋內掏出了一個東西,王鴻文仔細看了看,是一張折疊起來的白紙,但猜不出上面會寫些什么。
     
    “姓名。”
     
    “年齡。”
     
    “職業。”
     
    “公司市值。”
     
    “企業文化。”
     
     
    面前的綁匪展開紙看了一眼,而后抬起頭來,眼神似乎有些呆住了,并沒有看著被綁架的王鴻文而是用茫然的神情望著窗外,非常奇異的說出了由上述關鍵詞所組成的一段話,每句話由一個個人信息問題組成。但每當王鴻文想條件反射式的回答時,都被下一個關鍵詞所噎住,說的明白點,在說這話時,綁匪語氣沒有留任何縫,好像根本不是在對王鴻文進行問答,而是在自言自語或是背誦著什么,這不免令王鴻文心里再一哆嗦。
     
    “你究竟在干什么?”
     
    綁匪沒有理睬王鴻文的問題,眼睛繼續眺望窗外。
     
    就在王鴻文正驚疑著綁匪的行為時,突然,一首英文歌曲的鈴聲從面前響起,外國人和王鴻文都馬上一愣,緊接著這個綁匪眼神突然立即變回來了。綁匪馬上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電話機,王鴻文仔細觀察著綁匪手中的移動話機,發現和市面上賣的手機都不太一樣——很顯然,這是一臺改裝過的移動電話機。
     
    “老板。”這個綁匪一打開電話,就立刻用中文說到?礃幼,這臺電話機應該是與其背后老板單線專用的。
     
    “老板,王先生這邊接下來……”一句話還沒問完,手機里傳來一句話打斷了劫匪。
     
    “啟動……計劃。”
     
    “好的,老板。”
     
    從手機里傳來的話是一句英文,然而這空洞的聲音,讓王鴻文一震,這個聲音讓他感覺,就算是警方用技術手段調查也無法找到其背后主人,看樣子應該是合成的一種聲音。而音質,雖然很清晰,但是王鴻文還是只聽到了較為模糊的幾個英文譯音?礃幼,這綁匪的實在是做了大準備,竟都敢在受害人眼前暴露自己的計劃。正當王鴻文在胡思亂想的時候,這時眼前的外國人突然發話了。
     
    “王先生,不好意思,我想請問您一個問題,不知您對,唔,量子力學了解多少?”
     
    “什么?”
     
    這句普通的話聽完,卻讓王鴻文心里一揪!從剛剛的情況看,自己不會遇到了精神病劫匪吧?!哪有這樣的綁架,竟然向自己問起了科研教育問題。王鴻文心里暗暗叫苦,都怪自己在辦公室工作到太晚又沒鎖門,結果都沒注意到悄悄潛進的劫匪一悶棍。他抬起頭看著劫匪,此時他已經關閉了手機。王鴻文心跳開始加速了起來,要是綁匪和自己談錢,心里還會好受一點,畢竟自己身家也有數十億。但是面前真的是個精神病,那可就糟了,精神病可是不好對付的。
     
    “這個……”王鴻文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,嘗試轉移話題,“我們還是談談贖金的問題吧?你究竟要多少錢?在不在我的能力之內?”
     
    外國人綁匪眼神突然變得有些奇怪了起來。
     
    “△p△x≥h/2π,這是量子力學的主心骨。它是1927年由物理學家海森伯提出的概念。王鴻文先生,”外國人緩緩說出了這段話后,口氣在這一瞬突然變得嚴厲了起來,“我們老板要求的,必須要知道您的量子力學水平,如果無法確定,那我們就必須……”
     
    “你們老板有病吧?”王鴻文憤怒的叫嚷了起來打斷了話,他試圖掙脫后背被反綁的雙手,但是發現繩子牢固的出奇。“量子力學水平?我他媽學習尾猿只不過是個教書的平臺,不代表我自己是萬能的,你們綁架我,不要錢也不要我命,那你們到底為了什么?”
     
    “您怎么知道我們一定不要您的命呢?”外國人一句平靜的話,卻瞬間噎住了王鴻文的咆哮。
     
    “你們……”
     
    “你……那,那好吧,既然你們想知道我的量子力學水平,那我說,”王鴻文思索了片刻,他認為現在這種情況絕對不能直接激怒這個精神病綁匪,于是抬起頭回答,“我,我知道,這應該叫海森伯,哦對,海森伯不確定性原理,它否定了拉普拉斯的決定論,后來演化出了概率波、概率幅的概念……”
     
    外國人看著他,眼角微微上揚。
     
    “很好,”眼前的外國人依舊是很平穩的口氣,他這時看了看桌上的茶壺,此時茶水已經沸騰,茶湯的顏色已經變為可以飲用的琥珀色,于是便關閉并倒出了一杯。“王先生,您這回可以免于一死了,否則,根據我們老板的要求,如果拿不到答案,您必須要死。”
     
    “那,這回,可以,談談條件了么?”聽到這話,王鴻文終于上氣不接下氣的喘了喘,他感到冷汗已經從額頭上滴落了下來,“你們說說吧,接下來你們究竟還有什么要求?”
     
    “這個嘛,要求,還是有的。”
     
    說著話,外國人端起茶杯,輕輕泯了一口茶。茶葉散發出來沁人心脾的香味,好像讓這屋子內不敢輕易喘息的緊張空氣暫時放松了一會兒。片刻后,外國人喝完了這杯茶,隨即便放下了杯子。但這時,他突然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只精美小巧的手槍。王鴻文大驚,他看著眼前的綁匪,驚恐萬狀的質問到,“你們要做什么?!

      熱點新聞

      免费观看120秒男女做受
    • <tt id="se6o6"><strong id="se6o6"></strong></tt>
      <xmp id="se6o6">
      <xmp id="se6o6"><tt id="se6o6"></tt>
    • <xmp id="se6o6">